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葛玉修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环保主义者、摄影爱好者 。 1995年开始,用镜头和拙笔为保护生态环境呼吁、呐喊。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与狼的三次相遇  

2012-02-28 14:2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狼的三次相遇 - 葛玉修 - 葛玉修的博客
  

狼的外貌像狗,个头比狗稍大些,体毛多为灰黄色,所在地域不同,颜色也有差别。狼身材较瘦,四条腿较长,尾巴拖在两条后腿当中,很少摆动。吻部比狗稍尖,嘴巴较阔,眼睛有点斜,耳朵直竖,看上去真有点凶相。
      狼生活在山地、平原、森林和冻原地带,甚至在海拔4、5千米的山地都有出现,我曾在海拔4800米的巴颜可拉山追拍过两只狼。      

狼的听觉、视觉和嗅觉十分敏锐,多成群结队地活动。在牧区,狼常乘牧人疏忽的时候,窜入羊群咬杀或叼走羊只。甚至会使用埋伏、围攻等方式,捕杀羊、鹿、狍和家禽等,甚至伤害人命。由于狼对人及家畜的较大危害,人类对狼产生了深刻误解,把狼视为贪婪、凶残、忘恩负义的代表。在汉语中,诸如“狼子野心”、“狼心狗肺”、“狼狈为奸” 等成语以及“东郭先生”、“狼外婆”“狼和小羊”等寓言故事大量出现,就是最好的说明。误解导致的恐惧和仇恨,人类对狼展开了残酷的捕猎、屠杀。其实,狼的所有行为都是生存的本能表现,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生存法则。狼在艰苦的自然环境下顽强生存所表现出来的各种优秀品质常常被人类忽略。
      从自然界生态平衡的角度看,狼的消失会造成生态的失衡。某国家的森林公园引进了500头驯鹿,几年之后,人们发现优越的自然条件并没有使驯鹿的数量明显增加。相反,驯鹿的体质越来越衰弱,数量也不断减少。经过生物学家的指导,森林公园的管理者引进了十几头狼。由于有狼的追杀,驯鹿开始拼命地奔跑,跑得最慢的驯鹿就成为了狼的食物。在狼的追逐下,驯鹿群的体质大为增强,又经过几年的时间,驯鹿的数量不仅没有因为狼的捕食而减少,反而大量增加。。

牧区收缴枪支后,野生动物开始恢复,平时难以见到的野狼,也在草原频频出现,近年来,青海湖地区多次发生野狼伤害人畜的事件。

在16年野生动物拍摄经历中,我与狼有过三次近距离的接触。

 

第一次:驱赶野狼

 

2002年6月的一天,我拍摄过青海湖晚霞正走向蛋岛守卫室,突然听到“嘎”“嘎”的群鸟惊叫声,四周观望,一个人影也没有。鸟叫的方向一群棕头鸥惊恐地盘旋俯冲,地面上一只狗样的动物在鸟巢区左冲右突。“狼!”我心中惊道,虽然早就听说狼是孵化期鸟类的主要天敌之一,常常泅水或翻越保护栏进鸟群吞食雏鸟、鸟蛋,今天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决不能让狼祸害小鸟”我顾不得多想,提起三脚架“哎”“哎”高喊着向野狼冲去。离狼约50米时,野狼停止了扑咬,呲牙咧嘴地向我张望,两眼透着绿光。我举起三脚架大声吼喊着继续逼近。也许狼生性怕人,也许我和鸥鸟的联合进攻使它产生了恐惧,迟疑片刻,它转身跳过护卫栏逃跑了。每当想起这惊人的一幕,我还真有点后怕。  

 

 

第二次:遭遇狼群

2004年元月10日,我又一次来到了位于青海湖东中华对角羚的一处栖息地。凌晨5点30分我即埋伏在草原与沙漠结合部的灌木丛中。由于青海经度靠西,冬季要等到八点半左右才能出太阳,我要在这里潜伏3个小时后才有可能见到普氏原羚。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东方,大山的轮廓清晰可见,西面,隐隐绰绰可看到青海湖反光的湖面。远处漆黑一片,近处,沙丘上一片片的灌木形成各种恐怖的黑影,想想这方圆3公里内只有我一个人,心中有点发毛。“没事的,没事的”我不停的安慰自己,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突然传来的一阵“嗷”“嗷”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啊!“狼嚎”,我心中一紧。我清楚潜伏的地点正是野狼出没的地方。不久前,就在附近发现过3只被狼吃剩的对角羚残骸。我不由的攥紧了三脚架,迅速思考着应对的办法。“撤离?”“不可,背着沉重的器材在沙丘上行走,速度慢、目标大”。“求援?”“不行,这里离最近的牧民家也有3公里,又是电话盲区”。怎么办?我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胆小鬼!亏你还是个男子汉,又当过兵”。无计可施时,我反而镇静下来。

猛然间,我看到一个黑点,其后又有5个黑点向我迅速移动。啊,狼群!想想草原人说的“熊怕孤,狼怕群”,群狼的攻击力很强时,我心猛的一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渐渐靠近的黑点。近了,更近了,在距我100米时,我才看清前面的黑点是一只雄性羚羊,紧随其后的是5只饿狼。刚才那阵阵嚎叫,是野狼发现猎物呼唤同伴的信号。我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它们,多么想拍下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啊。然而,担心听觉灵敏的野狼会顺着相机“吱”“吱”的对焦声向我扑来和感光100度的胶片难以在昏暗的夜色中留下图像的基本常识,使我始终没能端起相机。我屏住呼吸,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看着狼群紧追着对角羚从距我所在沙丘30余米的地方窜过。普氏原羚惊恐奔跑的神态、野狼龇牙咧嘴的样子,永远记在了我的脑海。

当四周恢复了平静,我才感到脊背一阵发凉。原来,紧张中冷汗早已湿透了我的内衣。事后,有人问我“如果野狼真的扑向你,你怎么办” ?我笑着回答说“我会加闪光灯拍下它咬我的瞬间,这样的作品,肯定精彩”。

从此,当地“狼都不吃葛玉修”的说法流传开来。

第三次:追拍野狼

2006年元月9日一大早,我与两位同事从三江源所在地玉树回西宁。刚刚下过雪的冬季高原,银装素裹,偶尔,一只雄鹰掠过天空,给寂静的草原平添了几分灵气。越野车颠簸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公路上,犹如小船在浪涛翻滚的大海中航行,紧张中有点儿惬意。我抱着心爱的相机,渴望着野生动物能来路边,让我享受一下按动快门的快感。11时左右,刚刚翻过海拔4882米的巴颜可拉山垭口,“狼,快停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突然看见右前方雪地上相向而来的两只野狼,立即喊道。两只狼显然看见了我们的车,不慌不忙的向里偏了几步,视而不见地继续赶路。狼的从容,令我震惊。我跳下车来,一阵狂拍。狼不紧不慢的小跑着,不时瞟我一眼。我急忙向狼追去,“书记不要,小心它咬您!”同事们焦急地喊道。“没关系,它怕人”,我边回答边追赶拍摄。在海拔近5000米的雪地上,狼跑得并不快,可我怎么也赶不上。追了100多米,就两腿发沉,胸口发闷,我不得不放慢脚步,眼看着两只狼在山垭口消失。我精疲力竭地回到车上时,嘴唇变成了紫黑色。这次与狼的近距离遭遇,几近窒息的我,不仅拍到了野狼的近距离图片,而且,对于狼在人们面前表现的从容、镇静,有了深刻了解,也由此对狼产生了一丝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1681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